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观点人物|“身处黑暗”的李想和他的MEGA

时间:03-14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28

观点人物|“身处黑暗”的李想和他的MEGA

观点网 李想急了。去年10月17日,理想汽车创始人、CEO李想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组理想MEGA官图,并配文称:“直接猜风阻系数吧。”对此有媒体猜测新车风阻系数可能会在0.22Cd左右,和一台奥迪A4相当。到了3月1日,理想MEGA在跳票一个季度后正式发布,风阻系数实测为0.215,是这一指标最低的MPV。但李想猜不到的是,理想MEGA极度流线型的设计虽然降低了公路上的风阻,却增大了市场上的“阻力”,陷入外型漩涡之中。3月11日,李想通过朋友圈回应近期舆论,他将网络上的风波形容为“有组织的违法犯罪行为”,理想汽车已采取法律手段应对。他还强调:“虽然身处黑暗,但是我仍然选择光明。”从市场表现来看,理想MEGA上市首周被曝退订量过万,全国大定订单仅为3000至4000辆左右。同时,理想汽车股价从3月1日(周五)的44.95美元高点跌至3月4日(周一)收盘的37.6美元,跌幅达15.3%,市值蒸发77.98亿美元。截至发稿,理想汽车已跌至36.34美元,财报及新品上市带来的利好被迅速冲淡。理想的落差“MEGA”的意思是“巨大的”,李想以此命名理想汽车首款纯电MPV,也是其迄今为止最贵的车型。从发布的数据看,售价55.98万元的MEGA部分技术在新能源赛道处于领先地位,譬如在极低风阻系数的加持下,可达成每百公里15.9千瓦时的低能耗和710公里的CLTC长续航,并依托800V高压平台与麒麟5C电池组,号称具备“12分钟500公里”的5C超充能力。但超充需要建立在广泛的基础设施上,正如李想在发布会说“不能让消费者买了5G手机还用4G网络”,因此理想汽车计划在未来投入超过60亿人民币,建设超过5000个直营5C充电站,覆盖全国95%的高速和重要国道。在城市区域,采用加盟模式的充电站也将于2024年大规模落地。显然,这是理想为了从增程延伸到纯电而铺路。但就目前来看,理想汽车在高速场景也仅有300多座超充站。对此,部分有续航焦虑的潜在用户表示“再等等”。然而李想等不及了,2023年全年,理想汽车共交付新车37.6万辆,同比增长182.2%;展望2024年,理想汽车销量目标定在80万辆,要实现超过两倍增长。其中,理想MEGA的目标是月交付8000辆,李想更是喊出了理想MEGA要成为50万元以上销量第一的口号。MEGA产品负责人李昕旸曾表示,目前50万元以上的汽车市场规模大概60万辆出头,但新能源渗透率非常低,只有约11%,“我们把产品做好,是有信心能够获得一个原来想象不到的市场份额的。”据理想汽车发布的2024年第一周(1.1-1.7)新势力品牌销量排行中,问界以0.59万辆周销登顶,理想以0.43万辆成绩屈居第二,此后数周双方互相赶超。此前理想汽车公布第9周数据,在2月26日至3月3日的这一周内,以0.62万辆位列第二名,再度落后于销售0.66万辆的问界。双方竞争由来已久,李想曾发文表示:“2022年三季度,问界M7的发布和操盘,直接把理想ONE打残了,我们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手,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毫无还手之力。”到理想L9发布时,李想称这是“500万元内最好的家用SUV”,不久后余承东喊话称“问界M9是1000万元内最好的SUV”。从产品定位来看,理想今年更新的L9以及后续推出的三款纯电车型更多是“守擂”产品,而MPV产品理想MEGA则更多承担开辟市场的重任。然而,面对初次涉足的MPV领域,理想不仅要从日系燃油MPV手中抢夺份额,还要与腾势D9、小鹏X9及极氪009等新能源MPV一较高下。技术层面,售价更低的小鹏X9配备了MEGA所没有的后轮转向技术,极氪009则采用了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组,高配车型配备140kWh的电池组,在CLTC工况下822公里的纯电续航里程高于理想MEGA(但充电速度不及MEGA)。价格层面,极氪009推出的两款配置售价为49.90-58.80万元,小鹏X9四种配置车型售价区间为35.98-41.98万元,腾势D9纯电版售价区间为37.98万元-46.98万元。相比之下,理想MEGA 55.98万元的唯一价格配置缺乏灵活性。李想的执着3月10日下午,一位汽车销售人员告诉观点新媒体:“MEGA可以试驾了,可以约个时间感受一下车子。”当观点新媒体发送周末看车的照片并表示“不考虑了”,对方回应:“造型太前卫了,接受不了吗?”在理想内部乃至新能源汽车圈子里,MEGA造型设计\纯电方案\定价策略等争议人尽皆知。产品最终落地交付,离不开李想个人的影响力。他曾在社交媒体评论:“CEO协助做好造型设计的三要素:1、负责共识该产品的价值定义;2、阻止设计团队以外所有人影响设计决策;3、说服技术、工程、工艺、制造、供应链等团队必须实现”。在理想汽车股东名单中,李想持股19.7%,但拥有71%投票权,对这家与他名字谐音的公司有着极高的掌控权。去年7月3日,理想汽车关联公司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沈亚楠退出股东行列,他曾担任理想汽车执行董事和总裁,2022年底正式卸任总裁并退出董事会,所管理的供应团队(包含供应链、制造、质量)交由新总裁马东辉管理,商业团队(包含销售、服务、充电网络)交给李想直接管理。也就是说,无论是从董事会话语权还是实际职权,李想都对理想汽车的营销策略直接负责。一定程度上,这种权力架构让理想汽车撑过了五年累亏64.5亿元的发展阶段,期间推出的理想ONE和L系列使得理想成为特斯拉和比亚迪后第三家年度盈利的新能源车企,但随着MEGA首销遭遇滑铁卢,李想和理想汽车或许需要重新审视。理想汽车瞄准中产家庭大体积“奶爸车”的定位,也和李想本人紧密相连。该公司原名就是“车和家”,而李想身为四个孩子的父亲,在去年2月朋友圈发的全家福还宣称“一起期待老五的到来”。相比之下,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家里3个孩子,蔚来创始人李斌家里2个孩子(虽然加起来也与埃隆·马斯克相距甚远)。李想曾给出一个研究数据:在中国市场,20万元以上车辆的购买群体中,有高达89%的消费者为家庭用户。因此,他始终将目标客群瞄准家庭用户,准确来说是中产及以上的家庭用户。例如他表示理想汽车的客户是收入相对富裕的家庭用户,因此70%的用户安装家庭充电桩,超过90%的家庭用户具备固定的充电条件。即便是MPV车型理想MEGA发布时,李想也没有渲染这款车的商务属性,而是请一个七口之家走到台上。这个家庭包括两位老人,一对年轻夫妇以及三位孩子。其中,年轻爸爸为决定买车的一家之主,从三娃及50万+购车预算来看或许是企业高管;年轻妈妈接受采访时则称MEGA为“带娃神器”;男孩更是中英夹杂向李想喊出“我有一个one more thing,长大后要和李想叔叔造车”。这一场景是李想希望传达的用户画像,但从去年开始,“中产作死三件套”的说法不胫而走:千万房贷\配偶不工作\小孩读国际学校。两相对比,竟能如此相似。中产阶层消费降级背景下,纯电MPV小鹏X9\极氪009等接受门槛均低于理想MEGA,产品力也各擅胜场。理想汽车始终固守李想的产品逻辑,而“家庭科技旗舰MPV”的前景尚未明朗。观点人物 | 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人物的故事,还有他和她的商业传奇与沉浮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