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用“哈利·波特精装版”打人,汪小菲怎么想的

时间:03-25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97

用“哈利·波特精装版”打人,汪小菲怎么想的

作者 |克鲁克山编辑| 苏炜题图 | 《幸福三重奏》哈迷们万万没想到,“哈利·波特精装版”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圈——在3月20日发表的最新声明中,艺人徐熙媛(大S)控诉前夫汪小菲曾用它砸向孕期中的自己。打人是恶劣的家暴行为,有网友评论道:“看到这句话只觉得恐怖,怀着孕被一个醉酒发疯的男人拿这么重的东西砸过来。”(图/购物软件问答区截图)不论是哪个版本的哈利·波特精装版,分量都不轻。根据亚马逊的数据,美国学乐(Scholastic)出版集团2023年7月版的哈利·波特全系列精装套盒,总重量17磅(约合7.71公斤);即便是整个系列中最薄的《哈利·波特与魔法石》的精装版,重量也达1.55磅(约合0.7公斤)。大S是哈迷。2018年她上网综《幸福三重奏》时,被拍到一边说着“哈利·波特我来了”,一边拿起放在床头的哈利·波特小说。当时她可能根本不会想到,几年后汪小菲会用她最喜欢的书来砸自己。这个细节在声明中出现,可以让人共情她的愤怒。(图/《幸福三重奏》)推动感情线的关键性道具从汪小菲在《幸福三重奏》中的表现来看,他很可能压根没读过任何一本《哈利·波特》。大S问戴上眼镜的他:“你干吗戴眼镜?你是不是模仿哈利·波特啊?”汪小菲回答:“我怎么模仿他了?我是真近视,他是假近视。他魔法那么好,怎么不给自己治治?”(图/《幸福三重奏》)有网友分析道,通过这段对话,感觉二人关系并不亲近,因为汪小菲在大S谈及自己最爱的小说人物时,给出了如此无聊、干瘪的反应。也因此,大S在回击汪小菲时,特意强调用哈利·波特精装版打她的细节,“被当作武器的‘哈利·波特’是这场婚姻的缩影,是她此时置身事外以后对汪最深沉的蔑视”,该网友写道。也就是说,书见证了一段亲密关系的走向。因此,在影视剧中,书常常作为推动剧情的关键性道具出现。日本知名编剧坂元裕二就很擅长这种手法。坂元裕二担任编剧的日剧《四重奏》中,女主人公卷真纪把热恋时丈夫送给自己的诗集用来当锅垫,预示了这段婚姻正在走向终结:他喜欢的诗集她看不下去,他推荐的电影也没有一部是有意思的;而他呢,当初对她一见钟情,觉得她是搞音乐的,有品位,又总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神秘感,婚后发现她也不过是个普通人,神秘感也无迹可寻,“虽然爱她,但不喜欢她”。最终,真纪把那本诗集烧掉,同时也为二人的感情写下句号。(图/《四重奏》)同样由坂元裕二担任编剧的电影《花束般的恋爱》中,男女主人公对书、影、音的品位高度一致,他们的恋爱也因此被中国观众戏称为“豆瓣友邻的恋爱”。女主八谷绢第一次到男主山音麦家,第一件事就是去观摩他的书柜,之后说道:“简直跟我的书柜一模一样啊。”麦的书柜上,既有文青必读的经典作品如宫泽贤治的《银河铁道之夜》、村上春树的《海边的卡夫卡》、荒木飞吕彦的《JoJo的奇妙冒险》、菲利普·迪克的《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》,也有热门作品如三浦紫苑的《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》。(图/《花束般的恋爱》)他们俩都喜欢作家今村夏子,二人从相恋到分手的一些关键节点,是由今村夏子锚定的:相恋初期,两人一起读了今村夏子的新作《鸭子》;绢求职失败,麦安慰她,“面试官算什么啊,他一定是那种读完今村夏子的《野餐》也会无动于衷的人”;2019年今村夏子获得芥川奖,他们在分手后重逢。需要解释一下的是,《野餐》讲述的是一位中年女性在职场遭受无视和霸凌的故事——看,对于阅读品位高度一致的绢和麦来说,这不需要解释。感情生变的征兆,仍然通过书来体现:忙于工作的麦,将绢递给他的作家泷口悠生的新作《茄子的光辉》随手放在书桌旁,完全提不起阅读的兴趣。谁在读精装书?说回哈利·波特精装版,一般哈迷会有几个不同版本:平装版供日常阅读,就像大S在《幸福三重奏》中所读的那本,书页可以卷起来,便于阅读;精装版用于收藏,平时会珍重地放起来,轻易不翻开,但每次想起心里就会美滋滋的。有些对版本学有讲究的哈迷,甚至会收集不同语种、不同版次的全集或纪念版——比如哈利·波特系列出版20周年的“学院纪念版”,每一本都做了四款,对应格兰芬多、斯莱特林、拉文克劳、赫奇帕奇四大学院,采用各个学院的标准色进行设计。哈利·波特全套1-7豪华精装收藏版。(图/Amazon)因此,汪小菲用精装版来砸人,哈迷们很能代入大S的愤怒、痛心、鄙视等多种情绪交织的心态,也很想替她喊出那句咒语:“除你武器!”关于精装版和平装版的区分,以哈利·波特系列为例,欧美出版界的通行做法是:先出精装版,用于吸引真爱粉,并辅以“×月×日0时全球同步发售”等营销策划;几个月后,再推出旨在普及的平装版。平装版又分为一般平装版和大众平装版,后者开本更小,纸张多采用轻型纸,便于携带。2007年10月13日,莫斯科一家书店里前来抢购《哈利·波特与死亡圣器》俄文版的读者。(图/Wikimedia Commons)国内出版界则与之相反。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哈利·波特系列,先推出的是平装本,并采用大开本、特种轻型纸来减轻书的分量;之后再推出精装版。但近年来,一步到位地推出精装版,成为不少国内出版机构的策略。在装帧、印刷上更下功夫,把纸书做成艺术品、收藏品或曰“时尚单品”,逐渐成为一种共识。除了精装版,一些国内出版机构还纷纷推出“特装版”。所谓特装版,即有着独特装帧方式的版本,从装帧设计、纸张、装订方式到书口刷边、喷绘,处处讲究,主打的就是高颜值、艺术感,而且限量供应,价格自然不菲。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,精装版都有着稳定的消费群。在国内,特装版甚至有自己的圈子。“如今有的平装本卖得还不如精装书。”《经济学人》的一篇报道这样表示。人民文学出版社《红楼梦》特装版的书口喷绘。至于有人批评图书精致化,以至于成为摆设,中国台湾图书装帧设计师陈威伸曾在一次受访时表示:“大家其实心知肚明,通过纸质书来阅读的人在减少。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不再读书,只是读书的方式变得多元了,比如听有声书,等等。我们用新时代的阅读方式来让书籍的内容赶上当下的节奏。把一个功能抽离,不代表我们不尊重书的内容,甚至在某个程度上是对纸质书籍表达一种敬意。”如何让图书跟上当下的节奏、吸引人们的注意力?公众人物的示范效应确实显著。前有歌手李健——他因为在上节目时随身携带莱昂纳德·科恩的书,此后就建立了与科恩的强关联,以至于出版机构一出版关于科恩的新书,就会想到他;后有主播董宇辉——他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古尔纳请到直播间,古尔纳的作品因此卖出2.2万套(11万册)。大S与“哈利·波特精装版”之间是否也会形成强关联,可能并不是问题的关键,而是像她那样保持阅读习惯。最后,有个小小的建议:大S可以送汪小菲一本长达一千多页的《无尽的玩笑》,让他明白,无论对书还是人的不尊重,都只会徒增笑柄。校对:遇见运营:鹿子芮排版:梁柠彦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