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贵人鸟,真的飞走了

时间:03-16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33

贵人鸟,真的飞走了

斑马消费 沈庹2024年开年以来跌宕起伏的A股市场,贵人鸟成为最失意上市公司单名中的领衔者。公司退市已经板上钉钉,公司创始人、前泉州首富林天福,彻底变成了一个失败者。因为战略失误,林天福亲手将贵人鸟推向悬崖边。两年前,他不得不将公司拱手让予东北富豪李志华,自己退居二股东。可惜,李志华也没能让贵人鸟起死回生,反而在泥潭中越陷越深,直至无法自拔。晋江帮福建晋江是一个常住人口200万人的县级市,经过30多年发展,成为中国运动鞋服产业集聚地。安踏、特步、乔丹、贵人鸟以及鸿星尔克等均诞生在这里。在晋江鞋服帮里,林天福是一个无法绕开的人物。上世纪80年代,他在晋江下辖的陈埭镇上开小作坊,为国外品牌代工运动鞋。同时期,与林天福做同样生意的,还有丁水波、丁建通、吴荣光。2002年前后,他们先后创立贵人鸟、特步、361°和鸿星尔克等运动品牌。促使他们从代工到品牌化的最大动力是,2001年中国申奥成功。借助这个国际体育盛会,国内体育产业必将迎来发展的春天。与其他晋江同行们相比,林天福的贵人鸟品牌成立时间稍晚,但它更具爆发力,后来居上,成为国内成长最快的运动鞋服品牌。2014年,贵人鸟以“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”的身份上市,一时风光无两。巅峰时期市值曾一度超过400亿元,远远超过港股的安踏和李宁。借此,林天福个人财富陡增。2015年,他以190亿元身家登上泉州首富宝座。受益者上世纪90年代,中国运动鞋服市场,几乎被耐克、阿迪达斯等外资品牌垄断。“晋江帮”为了打开市场费劲苦心,最终摸索出了一条“代言+广告”的便捷路径。1999年,丁世忠力排众议,以80万元天价,力邀乒兵球名将孔令辉为自己的安踏品牌代言,再花300万元将安踏品牌送上央视。当时,安踏年销售规模还只有400万元。这一场赌博式的投入,让安踏一夜成名。在安踏成功的示范效应之下,特步请来谢霆锋、德尔惠找来周杰伦、喜得龙选择郭富城……一时间,当红港台明星密集空降小城晋江。光有明星代言显然不够,还得需要一个大的媒介平台,将代言的效果放大。国台央视,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为了拿下这一稀缺资源,晋江帮们不惜痛下血本。2006年世界杯期间,CCTV5每4个品牌广告中,就有一个来自晋江,一度被戏称为“晋江频道”。在这场品牌大战中,林天福也不甘示弱。刘德华、张柏芝等一线明星先后代言贵人鸟;国家台球队、高尔夫球队,甚至美国梦七队,都曾拿到过贵人鸟的独家赞助。如行业预料的那样,北京奥运会的行情如约而至,贵人鸟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,全国扩张四面开花,巅峰时期2013年拥有全国门店5560家。致命游戏但当北京奥运会的红利过去,国内运动鞋服产能过剩、库存积压的状况快速显现,企业普遍不堪重负。2015年起,国内运动鞋服企业向精细化运营转型。安踏、李宁率先动刀子,提升门店经营效率、调整渠道布局,同时不断迭代产品,逐渐走出阴霾。林天福率领贵人鸟反其道而行,借助上市公司平台,频频伸出并购之手,从鞋服延伸至整体体育产业,与体育相关的经纪、保险、游戏和赛事等业务统统拿下,累计耗资约50亿元。按照林天福的规划,意在打造一个全能体育企业集团。2015年,公司还曾提出更名为“全能体育”。但是,大手笔收并购并未取得预想的效果,反而对公司形成了反噬。期间,公司鞋服主业大幅拉胯,2018年-2020年,合计亏损近22亿元。一个宏大的梦想,最终变成了贵人鸟的致命游戏。警钟敲响2021年,贵人鸟走到退市悬崖边,千里之外的东北粮贸企业泰富金谷伸出援手。然而,此后的3年,公司经营状况非但没有改善,反在泥潭里越陷越深。事实证明,泰富金谷并非贵人鸟的“贵人”。在参与上市公司重整前,其资产负债率高达200%(2020年),它的粮食贸易业务与贵人鸟的运动鞋服,很难协同。泰富金谷及其实控人李志华一经入主,马上视鞋服为鸡肋,将粮食业务作为主业来打造。贵人鸟羽翼渐失,前景变得一片暗淡。2023年上半年,公司粮食业务主要以去库存为主,收入规模虽有3.42亿元,但毛利率仅为10.86%,盈利水平与鞋服主业相去甚远。渐渐地,投资者也发现,泰富金谷这个“东北粮食大王”,实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强悍。去年5月,该公司曾计划在6个月内,出资5000万元-1亿元增持上市公司股份。去年11月,计划到期,又延长了6个月。截至今年2月2日,泰富金谷累计增持1115.09万股,耗资2000万元,未能完成增持承诺的下限。在李志华治下,贵人鸟问题频出。涉嫌超6亿元玉米贸易空转,业务真实性至今存疑。如今,退市警钟已经敲响,但贵人鸟还不能一退了之。李志华、泰富金谷,以及原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的麻烦事,还很多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